爱尚小说网 > 农女殊色 > 第七百九十九章 晕倒

第七百九十九章 晕倒

作者:星云逐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
推荐阅读:带着仓库到大明苗疆蛊事2神话版三国废物嫡女:医妃倾天下废物重生:爆笑宝宝妖孽娘永恒圣帝喜劫良缘,纨绔俏医妃银狐
一秒记住【爱尚小说网 www.23xs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七百九十九章 晕倒

    现场已是一片零乱,小秦氏的丫头们惊慌失措,一个劲的叫唤着,那嫣红也是变了脸色,抖着手脚,人都不敢靠近,小秦氏是因她之故,才会惊吓之下晕倒,醒来后不定要怎么发落她呢。

    而红梅一众丫头,也是抚着胸口,后怕不已,那白毛大狗若是撞到自家少奶奶,会是什么样的后果,只瞧夫人这好端端的,也能晕过去,自家少奶奶这还怀着孩子呢,顿时只觉一阵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最轻松的反倒是香枝儿,瞧着小秦氏昏迷不醒的样子,不由撇了撇嘴,她这昏迷受惊吓一是方面,后脑勺被那大狗撞倒时磕了一下,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乱叫唤什么,夫人只是晕过去了,又不是怎么的,一点事儿就让你们乱成这样了。”香枝儿看不过眼去,这些丫头还是她跟前最得用的呢?瞧瞧这都是什么水平,尤其是那嫣红,似已经吓傻了样,扫了众人一眼,便道:“还不赶紧把夫人抬回去,外面风冷,要是着了凉,可仔细点你们的皮。”

    随即一众丫头才醒过神来一般,连忙动了起来,一窝蜂似的朝着小秦氏涌了过去,七八个丫头,竟是有人还挤不进去了,香枝儿看着,再次无语,指着一个丫头道:“你去把府里的大夫请到锦华轩,为夫人看诊。”随即又指了另一个丫头,吩咐道:“你去让人请太医过府。”

    得了吩咐的两个丫头,立马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丫头,七手八脚的将小秦氏给抬了起来,朝着锦华轩的方向缓缓而行,香枝儿便也抬脚跟在了她们身后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这边现在忙乱得很,咱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吧?”红梅看了一眼小秦氏众人那个方向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就晕倒在我跟前,我还能置身事外了?少不得跟过去看年情形!”香枝儿回了一声,自己到底是晚辈,哪能半点不理会的,不然传出去,这名声就难听了。

    红梅立马垂下了头,想想也对,她这是太在意少奶奶的肚子,倒是忘了少奶奶也是晚辈,哪有长辈出事的情形下,她反而自个走开的道理,真要如此,别说老夫人,就是国公爷怕都会有所不悦。

    香枝儿却是点了身旁另一丫头道:“你去琳琅轩,与大少奶奶说一声,就说夫人晕倒了,让她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病前侍疾嘛,自然是越快到越好,哪怕晚了一时片刻,也免不了让人说三道四的,到底只是儿媳妇,比不得这府里的公子小姐们,亲疏有别,到时候论起孝道来,揪着半点不是,那都是大错。

    丫头领命而去,香枝儿又打发另一个丫头回了流云居,夫人晕倒这样的大事,锦华轩少不得要乱成一团,带多了人过去,也是添乱,再则她不回去,也要有人回院里知会一声,如此,身边也就只带了一个红梅,跟在抬着小秦氏的一众丫头身后,缓步走着。

    抬着人走不快,丫头的力气,也算不得大,抬着人少不得要受些累的,好在她们人多,均分下来,力气使得也不算大,好歹还能抬着人慢慢走着,到也用不着歇气的,当然,抬着主子还敢半路歇气,那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她们一行人到达锦华轩,府里供奉的大夫,已是诚惶诚恐的候着了。

    香枝儿却是紧走两步,行至那大夫跟前,便与他说道起来:“夫人刚才在花园里散步,却是不小心被那狗儿扑倒,想是受惊过度,还请大夫给瞧瞧,可要紧不要紧?”

    适时的露出关切的神情。

    大夫约摸三四十的年纪,瞧着面相颇为老成,此刻却是露出些为难之色来:“在下最擅长的是外伤,这内科怕是有些看不准。”到也不是一点也看不准,而是病人是国公夫人,他便自然是看不准了,这万一有个好歹,让他如何交代?

    香枝儿听闻此话,不由看了他一眼,这大夫……也挺有意思的:“你别担心,已是让人去请太医了,你先瞧瞧夫人,刚才跌倒,可是摔到哪儿,总归是要先应个急的。”

    大夫一听,大松一口气,没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他身上,那就好,这会儿也不敢再有所怠慢,连忙往内室走去,一众丫头此刻正侍立小秦氏的床前。

    红梅跟在香枝儿身后,目光没有落在床上的小秦氏身上,反而在偷偷打量侍立一旁的一众丫头,这几个丫头,也就是刚才将小秦氏抬回来的那些个丫头,此刻一个个额头冒汗,刘海都湿透贴在额头,身上的衣裳也都皱巴巴的,完全没有光鲜亮丽之感,甚至都看不到往日那般高高在上之态,反而一个个低垂下头,带出些惶惶之态,她心里不由一阵可乐。

    所谓风水轮流转,这些丫头,仗着是夫人身边侍候的,便自觉高人一等,完全不将旁的丫头放在眼里,如今她自然是乐得看笑话的。

    只这么眨眼间功夫,大夫却已是诊完脉了。

    香枝儿不过是随意看了小秦氏两眼,便知她并无甚大碍,即便是后脑勺磕的那一下,也都没有伤到皮肉,最多会有些红肿罢了,她如今这情形,大约也真的就是惊吓过度所致。

    大夫此刻已是从床前的矮几上起身,转身退开,几步行至香枝儿跟前,揖了一礼,自待说说自己诊脉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料此时林妈妈突然从屋外呼天抢地的冲了进来:“夫人哟,我的夫人哟,你这是怎么了啊,老奴没有在你身边你就出了这么大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香枝儿不料还有这一出,往边上避让了些,担心这人会不会突然发疯,好在这林妈妈重心并不在她身上,只一味的扑到小秦氏的床头,一阵大呼小叫干嚎起来。

    红梅在香枝儿身旁,身子微侧,挡在她的身前,也是有些担心林妈妈会冲撞过来,她如今是看出来了,锦华轩的这些下人,就没几个是省事的,不定什么时候便闹出点事儿来,她可没忘记,先前在花园里的情形,若不是那嫣红扔个肉包子,那白毛大狗又怎么会发疯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对,那狗也没有发疯,只是追着肉包子去,抢到那包子后,几口吞下肚,便又安安静静的,仍是一副乖巧模样,她不由瞧了瞧门外,那狗儿还就一路跟着她们又回来了,此刻不声不响,乖巧的趴在地上,瞧着还真有那么点讨人喜欢,但她却不由摇了摇头,待小秦氏醒来,这狗儿怕是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没多大一会儿,袁氏也带着丫头,从屋外走了进来,一进来便瞧见这一屋子的人,林妈妈又嚎又叫的,满屋子就听到她一个人的声音,不由便皱了下眉头,朝着香枝儿走来。

    香枝儿微微福了福身,唤了声:“大嫂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袁氏忙抬手扶了一把,嗔怪一声:“你如今有孕在身,何必在乎那些虚礼。”随即朝她眨了眨眼,小声问道:“如今这是什么情形?”

    “大夫刚诊了脉,还不知什么结果呢,这林妈妈就冲进来又哭又闹,这满院子的丫头,也不知怎么的,竟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劝劝的,我这还真不好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要说点什么,那林妈妈不定要指责她是个外人,管得多了,她又何必去吃力不讨好的,由着她多闹腾一阵好了。

    “倒不好由着她闹腾,一会儿各位公子小姐,还有其他几房的太太们怕是要过来,瞧着有些不太好看。”袁氏低声说了一声,这毕竟是大房的事,要是让其余几房的看了笑话去,丢的也是他们大房的脸面。

    香枝儿是不太在乎脸面问题的,所以想也没多想过这些,倒是袁氏更顾全大局些,她对此并无什么意见,只点了下头道:“大嫂看着办吧!”她是不会多管的。

    袁氏嗔了她一眼,转头便出声道:“林妈妈,夫人如今病着,你这大呼小叫的,岂不是扰了夫人歇息,快快收声吧!”她此刻也真有些瞧不上林妈妈,这都什么时候了,她还只顾着表忠心呢!

    林妈妈顿时被这话噎了一下,也顺势收了声,心知自己表现得有些过头了,但她脸面厚,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的,只抽抽咽咽的问道:“夫人,这倒底是个什么情形,可要不要紧?”对于小秦氏的身体,她还是极为关心的,毕竟她如今拥有的一切,都是系在小秦氏身上的。

    “大夫刚诊了脉,还没来得及说结果,你也不是外人,过来一起听听,看大夫是个什么说法。”袁氏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林妈妈一听这话,顿时也不嚎了,哭也不哭了,掏出帕子往脸上一抹,随即便来到袁氏与香枝儿身旁,自认为袁氏很给她面子,让她享了主子一般的待遇,心气儿也平了。

    那大夫见几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,也不用人多说什么,他立把就揖了揖手,便开口说道:“夫人就是受惊过度,一时惊厥了过去,并无什么大碍,一会儿醒过来便也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夫人还摔了一跤,可有磕到哪儿?”林妈妈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已经瞧过了,后脑勺磕了一下,略有些红肿,没有破皮儿,不甚要紧,要是觉得疼,一会儿我让人送点活血化淤的药油过不,擦上几次也就好了。”外伤他是最拿手的,要放在大老爷们身上,这点磕碰都不算是伤,不过国公夫人身子金贵,即便是一点红肿,那也是天大的事,他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夫人哟,此番真是受罪了,好端端的怎会磕头后脑勺的……”林妈妈顿时又嚎上了。

    “林妈妈,好好听大夫说。”袁氏颇为不喜的轻喝一声,大夫的话还没说完呢,她就在这里打茬。

    当然她也不见得会多关心小秦氏的身体情况,不过身为国公府的儿媳,又是长子长媳,小秦氏的病情,她还是要过问清楚的,不然一会儿各房的人过来了,她拿什么来回话,岂不是落人话柄。

    林妈妈顿时收了声,她也不知怎么的,袁氏这一声轻喝,竟十分有气势似的,将她都给震住了,她不由有些愣愣的,还有些回不过神来,一会儿看看袁氏,一会儿看看香枝儿,突然觉得,这两位少奶奶,似乎都不是那么好惹的。

    袁氏哪里理会她,只问道:“大夫,夫人这情形,大概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”这要一直昏睡不醒,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“夫人惊厥过去,约摸一两个时辰是必定会醒过来的,若是少奶奶担心,在下用针,或是用药,也能让夫人立时清醒过来,只是那样,怕是会有些伤身,最好还是自己醒来的好!”大夫斟酌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一两个时辰,想来无碍,那就由着夫人歇歇吧!”袁氏发话道。

    大夫自是没有异意,基本上诊完了脉,说了结果,也就没他什么事了,揖了揖手,人便退了下去,这里是内室,他一个外男也不好久待的。

    香枝儿与袁氏,自也不会多留他。

    “留下两个丫头在此侍候,其余人等都退下去吧!”袁氏瞧着这些略显狼狈的丫头,皱着眉头道,她也是头一回知道,锦华轩的丫头,这么没有眼色,出点事儿就慌张得没了主张,还有这林妈妈,大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林妈妈,你是夫人跟前最亲近之人,便留下来好生照料夫人吧!”袁氏发话道。

    对于袁氏的话,香枝儿并不参和,由着她安排,只坐在一旁,捧着杯红梅端来的温水,小口小口的喝着,她如今是孕妇,受不得累不是。

    林妈妈连声应是,这是好机会,在夫人跟前表表自己的忠心,想夫人病了,便是她一手照料,待夫人醒来,也自会领她的情的,就凭这一点,她就能将那嫣红丫头压下去了,任你再怎么得夫人信任,但夫人病床前,最离不得的人却是她不是?

    袁氏发话,她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,连声应道:“是,奴婢一定好生照料好夫人。”这是她的机会,可以借此扳倒嫣红,即便扳不倒也能给上点眼药不是,她岂会放过这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而那嫣红也不知怎的,从始至终,都低垂着头,缩在角落里,一点也上不了台面的样子,她看着颇为疑惑,嘴角却自然而然露出不屑,觉得这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,两位少奶奶在前,她就吓得不敢冒头了,哪像她,即便是两位少奶奶在,她仍是对答自如,半点不怯场的,一点小场面罢了!

    她也只是听到小秦氏晕倒的消息,并不知具体缘由,如此,也自然不知道,小秦氏这晕倒,与嫣红也有莫大干系呢,而这嫣红,又哪里是上不了台面,而是吓得有些失了主张。

    需知,害国公夫人晕倒,这可不是小罪呢。

    “四公子来了!”

    “四小姐、五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没多大一会儿,得了消息的燕悯,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,瞧着发丝衣衫还都为得有些零乱,可见来得十分匆忙,一进屋,便直奔小秦氏的床头。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,你这是怎么了?”瞧着昏睡着的小秦氏,他的神色自是好不了,随即抬头,冲着周边的丫头问道:“怎么回事,你们都是怎么侍候的。”

    林妈妈连忙上前,回道:“夫人是受到惊吓,磕到了头,这才晕了过去。”这一应答间,她才恍然醒过神来,先前竟是没来得及问清楚,夫人是如何受到惊吓的。

    而燕悯却已是问出声来:“母亲何以会受到惊吓?”他也十分不解,堂堂国公府里,母亲身为国公夫人,还有什么能惊吓到她的?

    林妈妈被这一问,顿时卡壳了,支吾了半天,却是没答上来,脸色刷的一下变白,人却是立马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燕悯顿时就怒了,抬脚便照着林妈妈的胸口就是一脚:“你这个老奴才,竟是连母亲怎么受到惊吓都不知,亏得还是母亲跟前最信任之人,我看你就是个吃里扒外的!”

    气怒之下的一脚,力道可不轻,林妈妈下中胸口,顿时哎呦一声,人便侧倒在地上,捂着胸口嗷嗷叫唤。

    燕悯哪理会一个奴才,随手便旁边的丫头一指:“你来说,母亲何以会受到惊吓?”目光很是不善的盯着对方,等着对方的回答,大有答不上来,便也照着林妈妈似的,也给她来一脚。

    那丫头瞧着林妈妈的样子,已是吓得罗罗嗦嗦,不过她当时却是在场的,这问题却是能回答得出来,立马开口道:“夫人是让大花给惊吓住了,被大花撞倒的……”

    大花?那只白毛大狗,燕悯自然记得,这还是他送来的狗儿呢,性子很是温驯,何以会撞人的,让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倒底怎么回事,大花怎么会突然撞人,这是发疯了吗?”他眼神便落到趴在门口的大花身上,瞧着仍是老老实实的样子,并无发疯的异状啊!

    “是嫣红姐姐拿了个肉包子,大花是去抢包子,所以……”那丫头有些说不下去了,只将目光落到嫣红身上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农女殊色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尚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星云逐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云逐月并收藏农女殊色最新章节